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口碑 > 选秀三杰,今宵谁梦寒?

选秀三杰,今宵谁梦寒?

http://chenguoshanf.cn | 2018/12/7 0:03:40

    即便从选秀可间接开启民智的角度出发,给选秀扣一顶荣光的帽子,也挡不住众选秀大牌功成名就后的“洗白”动作。这一点上,所谓的网络歌手也是乐此不疲。再深入一点说,歌手们急于成为“制作人”,是否也是基于相同的心态和处境——正面说是寻求进步,步步高升;矫情些说,是投机?或者身不由已——于是,让子弹飞?!

    总体而言,所谓选秀出身的歌手挑大梁的时代早已来临,属客观事实。作为一种机制,已普遍使用于全世界的所谓“娱乐圈”,音乐及泛文化产业。既然是一种机制,自然是一个“生命体”,有着相对的优点、缺点和生命的周期。从这一点说,选秀歌手、网络歌手、所谓传统歌手的种种“洗白”之举,也不足为奇。音乐类选秀基于的主平台,最近一两年普遍用综艺节目的形式代替音乐选秀形式。这种变动,让刚刚有些起色的所谓“我们音乐的传统”发生变化,却又不得不回到过去。

    “我们音乐的传统”,是基于传统媒介平台出发的一种说法。在传统媒介平台和习惯左右下,音乐的表现呈现出某种不可琢磨的畸形趋势。真乐队伴奏,美女伴舞的夜店模式在其中都是相对积极的。最可怕的是卡拉ok与假唱,环声云云,让音乐变成了“死人”,纸上谈兵。当这种形式被全盘接受、使用,成为行业的标准,任何期望入行的人也只是顺从于它。所谓游戏规则,潜规则大抵不过如此。于是出现博弈,新的价值观,新的形式,次文化形态蠢蠢欲动,生死轮回不在话下。机制面前人如鼠疫。

    前几日,作为中国选秀歌手之代表之一的李宇春,续约老东家的新闻发布会和代表着所谓传统歌手的林俊杰全新概念自选辑《她说》的新闻发布会依次举行,皆采用宏大叙事方式。林俊杰《她说》发布会&小型首唱会,总体造价高达40余万元,差不多是次重量级艺人专辑全案的造价。以此类推,看这几年新闻发布会的成本、规模、影响,逐渐简约瘦身,大场面凤毛麟角。而这凤毛麟角中,所谓传统歌手与所谓选秀歌手之间的比重,也逐年向后者递增。

    选秀歌手的红火,也并非全线飘。更多的人,亦流星转瞬即逝。超女或许是国内电视音乐选秀中最著名的品牌,而即便这个最著名的品牌,也不能保证进入某个层面和级别的艺人在未来可能够持续获得关注,获得机会。更没有这个义务。国内的电视音乐选秀也并非一家独大。如我型我秀,也与超女、快男一般,持续性的向业内提供着“炮弹”。现在活跃于乐坛的包括张杰、王啸坤、袁成杰、格里杰夫、薛之谦、潘辰、关喆等,均与我型我秀有关。其中,行秀彼时所谓的“三杰”——张杰、袁成杰和朱杰组合,当年也曾风靡一时。

    至今日六载历史发展各异。其中大家熟悉的是张杰,暂时看发展最好。袁成杰紧随其后,剩下一位朱杰,所谓音乐事业上稍显单薄。而曾经的三杰中,朱杰的综合形象、气质,其实是最好的一位。所谓音乐事业的单薄,也因这几年其把工作重点放在电视主持和影视剧上,暂时“忘掉”音乐。可是音乐这个东西,真不是想“忘掉”就忘掉的。说到这,必须提一句,这其实是一个“广告”,因为朱杰马上要发一首新单曲,叫《怎么办》,他要回来了。

    2004年的“三杰”到现在,六年已逝,十几岁的少年也成了男人。光阴如水,自然要面临更多的问题——要不要谈恋爱,要不要立业,要不要成家,要不要事业,要不要理想,要和不要之间,又引出一大堆问题,密密麻麻东邪西毒……总之莫不清楚,不知道该怎么办?怎么办,到底怎么办?我们吃饱了饭该怎么办?纠结了吧?还有剩族们,心慌气短抑郁苦闷?到底要怎么办?
严重欢迎广大剩族把朱杰的《怎么办》让自己的“另类主题歌”,岁末年初时,用于自嘲和自勉,皆当欢喜。另外,这首《怎么办》是朱杰自己写的。有时候长得好的歌手、主持人、演员,并不一定都不会创作,不会写歌。元月六号,处女座的朱杰带着最新单曲《怎么办》回来了,大家拭目以待吧!


相关阅读:
酒店无人售货机 http://www.airugou.com/
图片新闻
  • 联想集团第二季度营收101亿美元 净利润上升
  • 按照美国旅游协会的统计,中国队可能会有可乘之机
  • 房思瑜祖先是宰相房玄龄 周润发前辈是周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