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保险 > 深圳一女商人因“缺席”七起纠纷案房产被变卖

深圳一女商人因“缺席”七起纠纷案房产被变卖

http://chenguoshanf.cn | 2019/5/15 17:31:19

  法制网记者 游春亮

  深圳市一名女商人因未能收到开庭通知而缺席7起借款合同及股权纠纷案件的审理,其在武汉的中国元通汽车贸易服务有限公司败诉,该公司数千万元的房产和股权被变卖。

  令该公司意想不到的是,这7起案件后经湖北省及武汉市两级检察机关抗诉,武汉市两级法院进行再审后竟以7起案件具有关联性为由对其中一起借款合同纠纷案作出了中止诉讼的裁定。8月份,武汉市江岸区法院对另外6起案件进行了第二次开庭审理。案件一度在武汉引起广泛关注。

  记者了解到,9月下旬,元通公司向武汉市人民检察院提出申请,请求该院依法行使法律监督职权,敦促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和武汉市江岸区人民法院依法正确行使法律,公正判决案件。

  应诉通知牵出7起缺席判决案

  中国元通汽车贸易服务有限公司是由中国汽车贸易中南公司这个全民所有制企业改制而来。2004年企业改制后,中南公司更名为元通公司,注册地址从湖北省武汉市迁移至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

  2012年5月,元通公司收到武汉市中院寄来的一起有关房屋租赁合同纠纷的应诉通知书。在这起纠纷中,元通公司是涉案第三人。接到应诉通知书后,深圳市女商人、元通公司法定代表人张亚伶才知道,公司的股权及位于武汉市江岸区解放大道的房产已被变卖。

  张亚伶及其律师经查询后发现,从2006年5月至2007年6月间,元通公司共牵涉到7起案件,其中6起案件为武汉华星汉迪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武汉一通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等公司向元通公司提起的债务追偿诉讼,另一起案件为武汉鸿泰汽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姚忠耀等人向元通公司提起的股权纠纷诉讼。

  涉及元通公司的7起案件,分别在2006年和2007年开庭。其间,武汉市硚口区人民法院和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经合法传唤元通公司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为由,对这7起案件进行了缺席审理。

  因缺席审理,7起案件均以元通公司败诉告终。张亚伶告诉记者,判决书下达数月之内,7起案件被执行完毕,她对公司股权及房产被变卖之事毫不知情。

  检察机关对7起案件全部抗诉

  2012年8月,张亚伶就7起案件向湖北省检察机关提出申诉,湖北省人民检察院、武汉市人民检察院随后分别向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抗诉。

  检察机关的抗诉书显示:对7起案件查明后认为,法院在未适用直接送达、留置送达和邮寄送达方式的情形下直接采取了公告送达方式,违反了法律规定的顺序要求。且2012年11月27日深圳市中海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聚豪园管理处出具的《情况说明》,可证实张亚伶自2000年3月购买聚豪园一处房产并入住,从未对外出租,法院可采取直接、留置或邮寄方式向其送达,故法院适用公告送达程序系违反法定程序、剥夺了当事人的辩论权,可能影响案件的正确判决。

  在湖北省两级检察机关抗诉后,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3年4月8日指定武汉市中院再审武汉中南丰田汽车销售服务公司与元通公司之间的借款合同纠纷案;2013年4月15日,武汉市中院将原在硚口区法院审理的6宗案件指定江岸区法院再审。

  今年5月13日,武汉市中院对中南丰田公司诉元通公司借款合同纠纷案作出中止诉讼的裁定,理由是7起再审案件具有关联性,此案的审理需要以武汉市江岸区法院再审的6起案件的审理结果为依据。

  对此,元通公司认为,武汉中院中止审理的借款合同纠纷案与其它6宗案件是不同的诉讼,是互为独立、没有任何关联的案件,并不需要以其它6宗案件为依据;无论其它6宗案件的送达程序是否合法,均不影响武汉中院对该案的再审审理,武汉中院依法能够对该案原审程序的送达是否合法作出独立的判断、对该案进行独立的再审审理。

  对6起抗诉再审案,江岸区法院分别于今年3月13日、14日和25日进行了开庭审理。5月27日,元通公司发函至武汉市人民检察院,以7起案件没有任何关联、其中一中止诉讼案件不合乎法律规定等理由,请求该院行使法律监督职权,向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检察建议。

  6月底,武汉市人民检察院经审查后,依法向武汉市中院发出检察意见书,该意见书表示,7起案件没有任何关联性,其中一起借款纠纷案被中止诉讼无任何法律依据。

  双方是否存在债务往来引争议

  8月初,武汉市江岸区人民法院再次对另外6起抗诉案陆续进行了开庭审理。其中一起武汉华星汉迪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诉元通公司借款合同纠纷案颇引人瞩目。

  华星汉迪公司是中国汽车贸易中南公司的关联公司。

  2006年1月,华星汉迪公司向武汉市硚口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元通公司偿还其向华星汉迪公司的借款6822295.89元。2006年5月,硚口区法院判决元通公司返还华星汉迪公司借款6822295.89元。

  在8月3日的庭审中,元通公司代理律师当庭指出,仅凭借一份不完整的“其他应收款清查评估明细表”,是不能用于证明双方债权债务的成立,因为华星汉迪除了应收款项外,可能还会存在对元通公司的应付款项。

  此外,华星汉迪作为债权人,在双方对债权债务的发生存在争议的情况下,应当向法庭提交证据证明借款的时间、金额、款项交割情况等欠款凭证,以证明双方借款事实的存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规定,如果华星汉迪公司拒绝向法庭提供债权债务发生的凭证,应当推定双方不存在欠款关系。但经过再审的两次开庭,华星汉迪却无法提供双方债权债务发生的凭据,客观上也表明华星汉迪公司与元通公司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的真实性令人怀疑。

  目前,这6起抗诉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法制网深圳9月28日电

  (原标题:深圳一女商人因“缺席”七起纠纷案房产被变卖)


相关阅读:
家装公司 http://www.gzxy.com.cn/
图片新闻
  • 澳男子乱用药太阳穴长洞 涂抹药膏不能治皮肤癌
  • 《建国大业》群星会聚 张国立感觉压力太大
  • 七旬老夫妻邮轮上拍婚纱照 相册到手后想烧掉